渣渣渣渣渣渣

(叶橙)水饺



刚从锅里打出来放在浅底盘中还均匀的冒着热气,一张张糯白的面皮饱满的鼓起裹着里头的馅儿。搪瓷碟里倒上一点酱油和辣椒酱,深红的色泽带起醇厚浓郁的气息在空气里浮动绵延。

筷子夹起一个在碟中滚一滚——柔软的饺子随着指尖带起的翻转在酱料里微微颤了颤,跃跃欲试。再小心翼翼地托着碟子夹起来放入嘴中,糯糯的饺子皮在齿间化开,混合着鲜香的咸辣味,热乎乎的肉末像是在饺子中寻见的宝藏,一口咬下去——

嘎嘣。

苏沐橙极不情愿的睁开眼套上大衣坐起来,正对着的窗外天空灰白,毫无生机。

扒拉着碗里的粥和榨菜,她上齿与下齿相磕回味起方才梦里未来得及品尝的饺子馅。用力咬着榨菜却像是咀嚼一块干硬的肉干,嘎嘣嘎嘣,这可让一旁眼神呆滞目光涣散打了一夜单的叶修发现些不寻常来。

“想什么呢。”修长的五指在眼前晃晃。

“嗯...我在想今天冬至。”苏沐橙终于回过神来。

哦。未发现有任何异样的叶修点点头继续应付起碗里的粥,一口两口三口,直到“晚上想吃热乎乎的东西”这句话从旁边飘过来,我们的梦游选手才难得抬起头。

“行啊,今晚煮热乎乎的泡面吃。”未经思考的话从嘴里蹦出来。

“......可是今天是冬至。”

“原来是冬至啊!”叶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端起碗扒两口粥,再在苏沐橙期待的目光中不紧不慢的说出下文:“那就热乎乎的泡面再加个蛋怎么样?”

苏沐橙的白眼就差没翻到天上去。

有些词,期待听到的数量越少,出现的频率反而越高。比如对于此刻沐橙来说的饺子。

“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上学路上碰见小孩拍着手一搭一搭的背诵谚语。身后跟着他慈祥笑着喂早饭的奶奶,手上饭盒里装着的饺子还在冒热气。

再比如说课间同桌的女孩子偏过头冲自己笑,神神秘秘地描绘昨晚擀面剁馅清早煮好饺子时家人惊喜的表情。

苏沐橙开始想叶修拿着擀面杖的样子。

那时大概地动山摇乌云蔽日,叶修站在小小的厨房手里和着怎么也不成形的面粉。肉被剁的参差不齐恹恹地躺在案板上,灶上烧的水一点一点被煮干。

少女猛地摇头驱散了这个可怕的想法,并在小卖部买了块米糕冷静一下。

口感软糯,香气甜腻。苏沐橙把它想象成少了肉馅的饺子皮。站在寒气凛冽的风中她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脸,随即小口小口地把它咀嚼,吞之入腹。

在这么冷的天吃泡面也不错,她想。

回到家时屋里没开灯。

叶修似乎难得一见的出去晃荡了,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冬至日的黑夜降临的如此快又如此漫长,才五点出头里头就是黑漆漆一片。

苏沐橙摸索着按下了灯泡按钮。

就着十几瓦昏黄的灯光,她看见桌上赫然放着一盘水饺,热气腾腾的样子。虽然有的皮被煮开了缝几块馅儿又耷拉在一起,但这仍然掩盖不了这是一盘饺子的事实。

叶修从厨房走出来,笑容满面。

“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他说,“给你一个惊喜。”

看见苏沐橙立在那里化做雕像,叶修又适时补充了一两句:“放心吧超市买的速冻水饺,虽然卖相差了些但煮饺子人的手艺还是很好的。”说着他不经意晃了晃手。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背上,赫然一块烫红了的痕迹。

苏沐橙假装没看见,拉开椅子坐下夹起饺子就往嘴里放。

浓郁的肉香在齿间四溢,饱实的玉米粒一口咬下去溅出些许汁液,柔和的面皮在口中伸展开又被慢慢嚼碎。

叶修又给她盛了一碗饺子,然后坐在一旁观察起她的吃相来。

“好吃吗?”

“好吃好吃。”她吃的狼吞虎咽。

冬至天,一碗热乎的饺子再合适不过。


END


来自冬至吃不到水饺的无比怨念
祝大家都能吃到热乎乎的饺砸

评论(9)
热度(31)

© 春时花谢夏时蝉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