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渣渣渣渣

(叶橙)记忆碎片



01

苏沐橙望着面前的石斛兰,满枝紫白,馥郁甜香。

这盆小小的植物由花店店员送到她手中,那位送花的小姐完成任务后还冲她神秘的挽唇一笑。

已经是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也无法阻挠呼啸而来困意的时间点,对面钢筋水泥堆砌的建筑里只闪烁着零星的灯光。

于心里佩服花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艰苦作风同时,这丝半夜里才飘进屋子的香气使她迟疑地猜测起来是否有什么事情被她遗忘。于是她掏出手机点亮屏幕,正中央小小的一排字提示着此刻的日期,三月十一日。不是节日,不是任何熟人的生日,就连手机备忘录中记载的也仅仅是一片空白。

苏沐橙的眉心这才拧得紧了些。

电话那头的叶修静静听完苏沐橙一系列的讲解。中途似乎夹着手机点了根烟,打火机擦出火苗的细碎响声通过听筒放大像是炸裂的烟花。

“呵呵,送花的人大概是为了提醒你明天是植树节。”叶修吸了口烟,语气仍是如同往常不动声色的平静。

于是未得到任何答案的她撇撇嘴,并没附和男人的说辞匆忙挂断了电话。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梦见她一觉醒来不再躺在柔软的床上。灰白的天空为底色,视线能及之处是一块块石碑,鸟扑扇着翅膀从头顶上掠过。

一束天堂鸟静静地躺在跟前那寸地上。

02

两张电影票在眼前晃来晃去,平滑的纸质在指尖不断摩擦,边角带出的细碎粉末在阳光下清晰可见。

苏沐橙扯下耳机,叶修就站在她身边。他继续晃了晃手中的电影票,声线在溢满阳光松软香气的午后显得额外懒散。

“大眼儿给的票,说是一部老电影。要不要一起去看?”

“好啊,我带着你你带着票。”

毫不犹豫说出肯定字眼。苏沐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向窗台那盆石斛兰,她微微翘起嘴角,一点一点地嗅着花香。阳光柔软的打在她的头发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想起十几岁的那个夏天。

空气里弥漫着西瓜的清甜气息,麻雀叽叽喳喳地站在窗外树梢,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的转,依旧是如此松软柔和的阳光。

小女孩小口吃着西瓜,脑袋往前凑想看清电脑屏幕里的战局。

“大概又是我抢到最后一击。”叶修边说边一甩鼠标放出一记龙牙。

“话别说得太早!”

大概就是流淌于记忆里,两个桀骜不羁的少年。

03

叶修看苏沐橙捧着一盒爆米花一粒一粒往嘴里塞,银幕上“FLIPPED”几个字母随着背景音乐轻快跳动起来。

怦然心动,内容正如其名的一部爱情片。

他们看着银幕里男孩与女孩正如同所有人一样经历成长的路。一见倾心与误解,暗恋与彷徨,到最后的相互谅解与相互坦露。

叶修意料之外的看完了整部电影,在主角两人手心相碰深情凝视响起片尾曲的时候他侧过头,发现一旁的苏沐橙睡的十分沉。装着食物的盒子被松松的握在手中,地上还洒落了几粒爆米花。

头顶上的灯亮了,人群开始零散的走出片场。可叶修却想把片尾曲听完,他凑近了身子搂过苏沐橙的肩,在男声浅浅的哼唱下怀中的女孩依旧气息平稳。

“和我在一起吧。”叶修突然说。

苏沐橙眼角微微动了动。

“......那盆石斛兰是你送的吧。”在片尾曲到末尾时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嗯,我想起你扫墓买的花,都有些花语。”叶修点点头,还是没有松开搂着苏沐橙的手,“所以我就上网查了查,石斛兰的花语是坚强。”

像极了那个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前路满是荆棘却对于眼前一点点幸福无比满足的少女。

“以后谁做饭?”

“这你不用担心,我正好会红烧牛肉香菇炖鸡葱香排骨......”叶修边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等口味的方便面。”

苏沐橙笑了起来,双手慢慢环上男人的肩膀。

“好啊,至少不会饿死。”

他们不曾相互注视着吐露心声,不曾谈笑间互相憧憬久远的未来。

但他们彼此之间却都心知肚明。

04

苏沐橙想起那个熟悉无比的记忆片段。

消毒水难闻的味道,白衣护士拖着装满小药瓶的推车急促走过发出的哐啷声响,携带走廊上病人溢满痛苦的喘息一点一点构筑起这个压抑的梦。

她听不清楚那个站在面前的医生唇角一张一合说出的话语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对方脸上充斥的惋惜却显而易见。

白色不断晃动的灯光使得她有些透不过气。于是她用手背遮盖起双目,接着蜷起身子,任由地面的冰冷逐渐侵蚀蔓延入一寸寸皮肤。

就在那时,一只有力却有些冰凉的的手架上她的胳膊,托着她的肩把她拉起来。


视线上移。那张比起现在更稚嫩桀骜而又苍白的脸上勉勉强强跃上一丝笑意,几乎是一闪而过被接踵而来的酸涩掩盖。

“以后的事也说不清,但我至少不会让你饿死。”

她听见叶修一字一句的说。

“所以今后的路,跟我一起走下去。”



END

我在南方的艳阳里冻成doge_(:3
试着摸了一篇暖和的故事
晚安

评论(2)
热度(31)

© 春时花谢夏时蝉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