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渣渣渣渣

江湖客

听侠客某一时脑洞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orz


—————————————


像每个涉世未深的江湖新人一样,叶尘也曾向往过冲州撞府快意恩仇的日子。

年轻的少爷当时整理了些许盘缠提着剑跨上高头大马就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山庄,临行前一句话也没留下,颇有一番憋足了劲儿准备浪迹天涯的派头。从扬州人声鼎沸的宽巷再到处处断臂残骸的洛道,从溢满了风沙的荒漠又向北至雪虐风饕的茫茫雪原。茶馆里拍案说书人那故作玄虚诉说江湖侠士只手翻云覆雨事迹的悠长腔调于耳畔响了一遍又一遍,可他终还是觉得自己在这浩大江湖中仅仅是沧海一粟,激不起半点风尘。

最后他累了,在冰原上失了脚步,又寻着路跌跌撞撞去了长乐坊。时久失了打磨的剑早已钝得不成样子,马儿因长途劳累也再伏不动重物。鉴于倨傲已融到了骨子里,不愿就此回头的他便卖了身家换取一身舒适衣裳与小本钱寻思着在这极寒之地开家歇脚的店铺。于是剑收入回鞘中,仗剑的人也就此停驻于徘徊观望。

这几年形形色色的过客在他家店里驻足过,往来的有在阵营小有作为的侠士,但仍是懵懵懂懂脸上却充满希冀的少侠占了多数。叶尘本意也不在盈利,往往是招呼了小二上壶热腾腾的酒加几碟小菜便坐下与他们分享见闻。前几年经历的奇闻轶事不少,经常吸引了一桌人围坐倾听哈哈大笑后再离开加紧了出这雪地的步伐。

可叶尘的店里却少有的见了位顾客留宿。

顾念是纯阳门下出来历练的弟子。平日里极少沾酒,碰上酒杯原意是想暖暖身子谁知刚喝了半盏便觉铺天盖地的熏,还沉浸在所听闻的故事里没回过神来就身子一沉倒地紧接着睡得不省人事。一觉睡到第二天晌午,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移到了屋内,慌慌张张爬下床就跑去向叶尘作揖叩首神情诚恳的致谢。

“若是叶兄将在下丢弃于茫茫雪原中,在下恐怕早已被什么野兽吞之入腹了。”

叶尘心想自己看上去又不是什么黑心店家,递了碗醒酒汤药,望着眼前素白袍子的小道士觉得有些好笑。于是沉吟片刻装出几分老气横秋的模样开口道:“那么这位小道长该如何报答我没有闻见你梦呓欢喜哪家姑娘的事呢?”

“咳......”醒酒汤尚未来得及下肚就被如此一句话扰乱了阵脚,费力咽下去后顾念只觉得整张脸以及脖子根都涨热到了足以使自己张皇失措的地步。想来该请求叶兄将那秘密藏匿于腹,心念起报答,脑海中却被一没来由的问题占据。

“在下想先请教叶兄,为何在此地开这么一间酒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却没想到对方答的如此爽快。

“因为当年在这里迷失了方向,又不愿回头。”

“我自华山来,不想这里的雪比华山深,这里的夜比华山冷清。”

“大概是因为没有人气吧。”

年年无休止的,洋洋洒洒银霜满地的雪。稀有行人路过,踩出的脚印不足半日便被漫天飞雪掩盖了痕迹。前方的路总是白晃晃地亮眼,此时反而觉得身后一路走来的路甚是亲切。

“叶兄为何又要停滞不前呢。”

......

记忆就像破碎了的玻璃珠,握在手心却也不知不觉从指缝中溜走一星半点儿残渣。叶尘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答的,也不记得顾念所说的报酬是为何物。只记得后来他歇了店铺,花了一夜将剑打磨锋利,牵了一匹吃饱喝足的马,又顺着冰寒料峭的雪路一直往前走,走过凛冽的风,走过那眼前有些亮眼的白霜,直至走上三生路上的荒芜。


叶尘最后一次看见顾念是在雁门关。叛军突入,腥风血雨,覆满地面的白雪依旧明晃晃地有些亮眼。斩杀掉身前的喽啰时抬头在那亮眼的白光中他寻见了道士熟悉的身影,素白的道袍染了鲜血有些格格不入。

足下助力几步玉泉鱼跃凑去顾念跟前时小道士眸子一亮神情似有些欢喜,复而聚剑冲着叶尘身后想要偷袭的敌人提手一记八荒归元。两人转过身互相背对着面朝汹涌敌群,手握剑柄,心中已是一片肃然。

“重归江湖的感觉怎么样?”

“重归?”叶尘轻笑了声。“当初是谁说的,庙堂不高江湖不远,你我从来就身在其中。”

“嗯,那这次叶兄可莫要失了步伐。”

提神念诀,吞日月气场悄无声息地铺陈于脚下。叶尘嘴角的笑意更甚,聚满剑气指尖微微发力起手就是鹤归孤山。

战事愈发猛烈,原本是素洁的雪也染上了深浓的血腥。敌军从四面八方涌来,厮杀呐喊战鼓声声回响于雪原。过不了多久,不仅是这冷清的雁门关,长安那繁华的十里长街也将在这乱世序曲中被断壁掩盖,昔日江湖那快马逍遥的肆意也将荡然无存。

但这江湖,也始终是那个江湖。

厮杀未停,在鲜血于额角划过逐渐模糊了视线时,叶尘想起了一个温暖的午后。

那时昆仑的雪难得停了下来,一道阳光斜斜浅浅的照进窗幔,空气里飘着剑南烧春的香气。他坐在桌前支着下巴思索该如何回答小道士的问题,过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回答说因为觉得自己从未真正踏入江湖所以有些倦了。

“哈哈哈哈......”面前道士不知为何却止不住笑了起来,一口饮尽碗中酸甜的醒酒汤抿抿唇才不紧不慢的说了下文。

“在下还以为,虽不及他人所说那般轰轰烈烈,但自己走出的任何一步,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真正的江湖。”他一字一句地说。








“不如就由在下报答叶兄,再入这个江湖?”

评论(4)
热度(14)

© 春时花谢夏时蝉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