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渣渣渣渣渣

(叶橙)水饺



刚从锅里打出来放在浅底盘中还均匀的冒着热气,一张张糯白的面皮饱满的鼓起裹着里头的馅儿。搪瓷碟里倒上一点酱油和辣椒酱,深红的色泽带起醇厚浓郁的气息在空气里浮动绵延。

筷子夹起一个在碟中滚一滚——柔软的饺子随着指尖带起的翻转在酱料里微微颤了颤,跃跃欲试。再小心翼翼地托着碟子夹起来放入嘴中,糯糯的饺子皮在齿间化开,混合着鲜香的咸辣味,热乎乎的肉末像是在饺子中寻见的宝藏,一口咬下去——

嘎嘣。

苏沐橙极不情愿的睁开眼套上大衣坐起来,正对着的窗外天空灰白,毫无生机。

扒拉着碗里的粥和榨菜,她上齿与下齿相磕回味起方才梦里未来得及品尝的饺子馅。用力咬着榨菜却像是咀嚼一块干硬的肉干,嘎嘣嘎嘣,这可让一旁眼神呆滞目光涣...

(叶橙)记忆碎片



01

苏沐橙望着面前的石斛兰,满枝紫白,馥郁甜香。

这盆小小的植物由花店店员送到她手中,那位送花的小姐完成任务后还冲她神秘的挽唇一笑。

已经是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也无法阻挠呼啸而来困意的时间点,对面钢筋水泥堆砌的建筑里只闪烁着零星的灯光。

于心里佩服花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艰苦作风同时,这丝半夜里才飘进屋子的香气使她迟疑地猜测起来是否有什么事情被她遗忘。于是她掏出手机点亮屏幕,正中央小小的一排字提示着此刻的日期,三月十一日。不是节日,不是任何熟人的生日,就连手机备忘录中记载的也仅仅是一片空白。

苏沐橙的眉心这才拧得紧了些。

电话那头的叶修静静听完苏沐橙一系列的讲解。中途似乎夹着手机点了根烟,打火机擦出火苗的细碎...

(叶橙)糖

架空甜点师设定!介意请慎!
第一篇全职文orz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往下阅读

01

苏沐橙依稀记得小时候的圣诞节。空中会飘下一些雪花,像是在空气中氤氲的细小团子。穿梭于来往的人群中裹在厚厚的棉袄里仅露出的一点脸被冻的通红。那时她拉着哥哥的手走过大街小巷,然后置身于糖果店的橱窗前搓搓手再探过脑袋看着里头的孩子,每个人都拿着玻璃罐开心的装走花花绿绿的糖果,沉浸在甜蜜的世界中零星在自己面前闪现过的眸子全部溢着满满的笑意。

那时的商业街同现在一样像是约定俗成的放一株巨大的圣诞树,人们喜欢买一罐喷雾在上面小心翼翼做着自己的装饰。在盛开着斑斓花火的天空下,圣诞节特有的雪花彩带被挂在树梢,于是空气中弥漫着细小的泡沫香味。...

啸如虎



——善战者胜可知,而不可为,军啸如虎。



像是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未实现的幻想逐渐溢满胸腔令人激动而无所适从,原想豪情壮志对月小酌把酒尽言欢不料出口的话却被对于死的恐惧生生哽在咽喉,所以天策新兵李祁在出征前一晚的席间发言时呜噎了良久最终才失了底气低的低发出一阵悲鸣。

“呜呜呜师姐我不想上战场......”

这番话被之后的将士们当作军营里的笑话讲了一遍又一遍,尤其当训练新人的老兵讲起几年前这段往事时总要画龙点睛的添上诸如大名鼎鼎的李将军当年是如何将眼泪鼻涕蹭到那位大师姐铠甲上,大师姐又是如何一把扯下他头上红翎再一巴掌冲他脸上拍去之类的细节。又对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的新兵们故作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一字一句说,你...

江湖客

听侠客某一时脑洞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orz

—————————————

像每个涉世未深的江湖新人一样,叶尘也曾向往过冲州撞府快意恩仇的日子。

年轻的少爷当时整理了些许盘缠提着剑跨上高头大马就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山庄,临行前一句话也没留下,颇有一番憋足了劲儿准备浪迹天涯的派头。从扬州人声鼎沸的宽巷再到处处断臂残骸的洛道,从溢满了风沙的荒漠又向北至雪虐风饕的茫茫雪原。茶馆里拍案说书人那故作玄虚诉说江湖侠士只手翻云覆雨事迹的悠长腔调于耳畔响了一遍又一遍,可他终还是觉得自己在这浩大江湖中仅仅是沧海一粟,激不起半点风尘。

最后他累了,在冰原上失了脚步,又寻着路跌跌撞撞去了长乐坊。时久失了打磨的剑早已钝得不成样子,...

© 春时花谢夏时蝉眠 | Powered by LOFTER